我很重要——读毕淑敏散文集有感

浏览次数:

莘县实验小学     陈素文

那一日,闲暇之际,于书店的书架旁徘徊着,只愈找到一本称心的书拿来看看,但找寻了许久也不曾找到。正想放弃之际,在靠窗的书架一隅,我看到了一本毕淑敏的散文集,随手拿来翻翻,浏览着目录,只想临时找一篇感兴趣的读读,以打发百无聊赖的时光。翻开扉页,手指在目录那一页从上往下滑动,突然,我的手停留在了一个大胆的标题上:《我很重要》,迫不及待,我翻到了那篇文章所在的页码,细细品读起来。文章读罢,我的心震撼了,闭上双眼,脑海中镜头式的闪现出各个年龄段的我,似乎在那以前,我都从来不觉得自己很重要。  

正如毕淑敏所写的那样,没有人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表示自己很重要,因为我们从小收到的教育都是——“我不重要”。作为一名普通的士兵,与辉煌的胜利想比我不重要;作为一个单薄的个体,与浑厚的集体相比,我不重要;作为一个奉献型的女性,与整个家庭相比,我不重要。我想也许我就是千万个此种教育产物中的一个吧,从来不曾认真想过自己有多重要。因为,一直认为于一个集体而言,即使你很重要,但如若有一天你选择了离开,它照样顺利进行,而在荣誉胜利面前,我们也总是站在其实并不重要的立场上演说着,当然也有和作家毕淑敏一样的顾虑。在这个充满批判的社会,说出这四个字是需要很大的勇气的。很有可能你说出这四个字的后不久,你的额头就已经裸露在别人的弓箭下了,你就被旁人批判地体无完肤,被人认为这是狂妄,是典型的以个人为中心,利己主义。  

那么,每一个单独的“我’——到底是重要还是不重要?在看这篇文章之前,我还是没有胆量说我很重要这一类的话。但读完文章,我已不忍心也没有权利和资格再说我不重要了。“其实,我很重要!”没有成为人父人母,总是不能理解父亲的词严厉色,母亲的唠唠叨叨,甚至有些时候心里面委屈地以为他们根本不乎自己,在这个家庭是可有可无的。甚至读完这篇文章之后,我才意识到我过去是多么地傻,多么地自私。因为自己傻傻的一厢情愿竟怀疑爸爸妈妈对我的爱已不再如从前,心中也不免有些许埋怨,每次电话里还没好气。而如今我才知道,我是那么地伤他们的心。现在想来,假如自己真的不存在了,他们的心该会是一种怎样的撕心裂肺地痛啊,因为在我们的父母心中,就算有再多的子女,每一个我们都是其中独特的一个,我们永远是不可重复的孤本,当我们为了事业打拼而在外打拼漂泊他乡时,他们的心也随之离去。面对这等厚重而无法承载的亲情,我很重要。因为各自忙于自己的学习和工作,或者因为彼此相隔甚远,很久也不再见到昔日与自己共同奋斗的同窗好友了,即使在这样通讯发达的社会里,电话也是很少的,就这样,昔日亲密无间的好友就跟生疏了,所以,就以为我们在朋友心中已经不重要了。其实不然,当你病在床上的消息让他们知道了,他们心仍然也在为你担心着。  

有句话现在看来已是有些老调了,但却真的可以说明一切:我不仅仅属于我自己,更属于那些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,所以,我愈仰望天空大声说出:“我很重要!”